思想库成员
 您当前的位置:中宏网/中国战略思想库

2013年第一期 日正西沉:不甘中流的日本

    如何认识日本,是解决钓鱼岛争端的重要前提,也是处理未来中日关系的关键。因此,有必要对日本的情况做深入的了解,从经济、社会到外交各个领域,从现状、过去和未来各个时期。只有这样做出的判断,才能避免与实际情况谬之千里。

    从日本经济来看,经济形势不好但实力犹存。日本在经济泡沫崩溃后的二十年后,仍然保持着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地位,产业结构相对合理,国民富裕程度和公共服务均等化程度很高。但同时也存在着国际地位下降,财政状况恶化,通货紧缩,人口少子老龄化严重等现实问题。这些问题的出现是其经济高速发展的后遗症。展望日本未来,经济相对衰退不可避免,但如果能处理好和亚洲特别是同中国的关系,经济还会有所发展。

    除了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研究日本经济外,有必要从社会认知的角度来观察日本经济的发展,从而发现日本经济的成长过程。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经济在美国的扶植下,迅速复苏并发展起来。1964年日本正式加入OECD,平步发达国家行列。在这个过程中,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在借助世行贷款等国际力量,解决能源问题和“三农”问题的一些做法。在日本结束第一次高速增长进入萧条期后,隐藏的各种社会和经济问题暴露出来,人口结构变化引发的财政紧张,进而引发的政府债务问题,电力发展对经济的结构性制约等等。从日本的发展历程中可以看出日美之间的紧密联系,因此日本在对华和对美政策上如何协调经济与安全之间的关系,可能决定日本未来发展的基本方向。

    日本战后经济发展中还有一点值得关注,即美国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爆发后,日本在亚洲金融地位得到了提升,日本银行业重新夺回了亚洲金融阵地。如果在分析日本问题的时候换一个角度,从金融资本全球化和美国的全球战略角度来看会有不同的认识。逻辑上来看,日本经济结构高度金融化的趋势难以避免。日美两国在金融资本阶段是相互依存关系,已经构成了“币缘战略”同盟。美国作为全球金融资本的主导国,通过日本和英国这两个手柄来操纵世界两大经济区域,欧洲和亚洲。美元与日元紧密战略同盟关系有利于控制整个亚洲和防止形成“亚元”。因此,钓鱼岛争端表面上是中日之间的问题,实际上是美国通过日本来牵制中国。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日本也许存在它的图谋,即通过岛争事件扩大事态,从美国那里获得允许,借势演化为一个“正常国家”。

    通过对日本的经济政治制度、民族特性和国家战略的分析可以发现,日本是一个民族性格复杂又很难掌控的国家。它在制定国家战略上更多注重于当下问题的解决,缺乏长远战略。虽然日本的制造业还存在一定的实力,但汽车、电子和医药三大支柱产业已经面临危机。这些产业如果没有中国市场的支撑将很快没落,所以日本认为失去中国市场还有东南亚市场做为补充的想法并不切合实际。从长期趋势看,日本的国力已经处于下降期,由过去一个制造能力、生产物质产品能力高速扩张的国家转变成一个少子老龄化严重、储蓄不足、净资产消耗越来越大、举债严重的一个国家。日本的未来,很可能沦为一个富足的中等国家,以一个中等国家的姿态考虑外交和安全。即便日本不甘心,但它就像正在下山的太阳一样,虽然依然耀眼,但已经失去了灼烤的能量。

    分析完这些,我们再把日本问题放到全球变化当中去看。目前全球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美、日、欧都进入了战略收缩期,这个战略收缩期不是短期的走下坡路,而是从全球力量扩张转向了全球力量的收缩。所以未来八年到十年,将是全球的战略收缩期,全球唯一有能力进行战略扩张的大国的就是中国。中国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战略机遇期,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中国战略思想库之前曾提出一个战略叫:南分、北合、东联、西进。中国现在对日本的基本态度还是要联。中国城市化建设正创造一个全球最大的需求市场,对日本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我们要利用好日本的生产力,从这个角度来看“和则两利”。但是也要看到,如果没有斗争,钓鱼岛的争端就无法停下来。因此,中国在同日本的争斗中要态度坚决,不要让对方心存中国会单方面让步的幻想,同时要保持有限目标,要知止,形势出现转机中国应借势下台,而不是继续维持僵局或将冲突扩大化。

    另外,除了日本之外,也要充分利用好东亚、东南亚、东北亚这块生产力,为中国的城市化服务。利用城市化这个契机,加快中国这十年对外扩张和对内加快现代化的步伐,推进中国在亚洲及全球的战略。放眼全球,中国目前的形势最好,相当于一百年前的美国。中国应当有当时美国人的战略眼光和胸怀,这样我们才能拥有所谓的战略机遇期。

往期目录




[转发友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