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库成员
 您当前的位置:中宏网/中国战略思想库

2014年第15期 虚拟资本主义背景下的中美战略接近

    当今资本主义经济的组织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世界资本主义进入了新阶段。不仅经济规律发生改变,政治、军事、外交、安全等领域中的规律也都发生了改变。改变的原因就是这些领域都要服从于金融资本主义的利益需求。因此,从这一大背景之下去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既要考虑中美关系现状,更要考虑这种时代特征。

    研究虚拟资本主义时代问题,就需要新的理论框架——“一二三四理论”,即一块新利润,两个新流程,三个新世界,四种新关系。在新全球化以来的国际交换中,产生了一块新利润。这个利润的产生,颠覆了传统资本主义经济的逻辑。产生了两个新流程,过去的国际贸易,就是钱货交易,贸易是平衡的,但现在多了一个资本回流的流程。中国出口商品获得美元以后,再用美元购买美国国债,钱又回到美国,也就是出现了钱钱交易。这两个流程,也意味着世界进入了虚拟资本主义阶段。进而,国家分化为全虚拟化国家、半虚拟化国家和未虚拟化国家(实体经济国家)三个新世界。三个新世界间产生四种新关系。即全虚拟化国家和半虚拟化国家之间、半虚拟化国家和未虚拟化国家之间、全虚拟化国家和未虚拟化国家以及未虚拟化国家之间的关系。

    与传统产业资本主义时代,国家利益服从于产业资本类似,虚拟资本主义时代国家利益要服从金融资本的特征和利益。正是由于金融资本利益的决定作用,最实体和最虚拟的两个国家——中美,具有结成战略盟友的可能,中国也因此可能和平崛起。因为世界头号大国和准备接替他的国家(主要是欧洲)存在矛盾,而美国又离不开中国,中国的繁荣对美国的生存有着重要意义,中国增长的物质生产能力一定程度上成为了美国社会福利发展的源泉。所以,美国有理由推行中美接近而把遏制或者对抗目标调向欧洲的战略。

    但是,经济全球化带来新的产业分工使整个世界发生了变化,在新的产业分工过程中,崛起的中国注定要追求主导权,而这必然要挑战美国的霸权,所以美国对中国战略疑虑在增加,并且已经采取很多针对中国的防范措施。但同时,由于中美之间的利益结合,美国已经很难完全按照冷战的思路继续中美关系。

    新态势要求在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时,中国需要内外两手发力。首先,要重构话语体系。中国是产业资本阶段大国,美国是金融资本阶段大国,从这一角度去理解和推进两国新型大国关系远比用传统话语体系好得多。美国实际上在寄生、在搭中国实体经济的便车,因此重构中美关系完全有可能,并且中国也完全有可能形成新的话语体系,获得话语权,进而有更大的能力影响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其次,明确国家定位。中美关系不确定性还因为中国国家定位不明确或者不清晰。国家定位的不明确,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中国与其他国家交往的不顺畅。再次,对外战略应更为积极。中国是美国搞乱世界的受益者,中国现在根本不必去挑战美国霸权地位。但是,中国需要做出改变,当中国在周边地区的利益受到影响时,完全可以出兵进行干预。中国不会主动挑战美国霸权地位,但是要积极的重构新秩序。最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是要实现对旧同盟的绝对权力的制衡,维持世界和平,推进全球多极化的政治和经济进程。近年来,中国大力推进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建设,与许多国家建立了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这无疑是对国际安全与发展体制机制的创新,也是营造未来世界格局的大战略。

往期目录




[转发友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