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库成员
 您当前的位置:中宏网/中国战略思想库

2014年第16期 虚拟资本主义时代的国家安全

    要研究当下中国的国家安全问题,必须认识到在以国际金融资本主导的全球化大背景下,传统的完全依靠军事强权维系国家安全的观念已经不合时宜,未来的国家安全观将是包含了政治、经济、金融、文化等诸多领域的综合安全观。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推动了虚拟资本主义的形成,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主体开始从物质生产部门转移到非物质生产部门,并由此引出资本主义经济的一系列深刻变化,资本主义逐步走向“虚拟资本主义时代”。相对于传统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具有盈利周期的短期性、市场的高集中性、资本的高流动性、对强势货币的依赖性、对海外市场的排斥性、军事上的防御性、亲实体性以及去国家性等特征。这也就决定了金融资本主导的虚拟资本主义时代与过去许多不同的时代特征。

    虚拟资本主义时代与自由资本主义和垄断资本主义时代不同,资本主义国家的主要矛盾不再是集中在对海外殖民地、海外市场的争夺,而是集中在对货币霸权的争夺上。争夺货币霸权,成为虚拟资本主义时代资本主义国家矛盾的主要方面。而由于金融资本必须与实物资本相联系才能兑现其价值,金融资本具有亲实体性。因此,虚拟经济大国与实体经济大国之间具有相合性。

    2008年,肇始于美国的一场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不同的是,以往的危机都是由于资本主义国家生产过剩导致的,而这场虚拟资本主义时代所发生的危机,是由于金融国家生产不足与制造业国家生产过剩所引起的。危机爆发后,发达国家采取量化宽松措施不但无法解决其生产不足的问题,甚至会引发新的危机。而美日欧普遍进行的“再工业化”也因为与发展中国家要素价格的差异而难以奏效。这必然导致危机的长期化,同时再平衡将使得西方发达国家进入全球收缩趋势。西方发达国家全球收缩使得全球化趋势逆转,以WTO为主的美式全球化体系出现了全面瓦解的态势。随着美式全球化的终结,全球化将进入一个退潮期。未来世界的大趋势是全球力量格局的多极化和世界体系发展的多元化。

    进入虚拟资本主义时代后,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发达国家先后走上了虚拟资本主义的不归路,成为了主要依靠金融业支撑的“金融国家”;同时,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则因为大量承接了发达国家的实体产业而成为“实体大国”;而另一些曾经的发达国家如俄罗斯,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以及工业化受阻的巴西等国则依靠出口其丰富的自然资源成为“资源国家”。金融国家依靠其强大的金融配置能力控制着产成品和资源的价格体系,成为虚拟经济时代的最大受益者。

    从中国来看,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经济总量在全球排名不断上升。2010年,中国GDP超越日本,跃居全球第二。并且,当年中国制造业产值超过美国位居全球第一,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实体经济大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实体经济大国,中国未来要完成13亿人的工业化,将面临国内外双重挑战。

    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带动了资源消费量的急剧上升,资源问题已经成为中国当前和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硬约束。在资源对环境和经济增长已经形成制约的情况下,非常迫切和现实的问题就是解决资源不足问题。正是由于我国人均资源不足,我国的工业化必须通过经济的国际化来实现,但因为对资源的需求总量过大,将会导致国际经济关系不断趋于紧张。中国在跨世纪的经济国际化过程中,如果不能有效地保障自己的国际经济安全,实现工业化就是一句空话,甚至会威胁到民族生存。所以,我国处理对外关系的重要性将逐渐超过处理对内关系,外交和军事问题的地位也会不断上升。

    由于全球化的发展,国与国之间在政治、经济上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二十世纪90年代后,随着全球化势力对人类社会影响层面的扩张,全球化逐步向教育、社会、文化等各个领域渗透。全球化像一张大网将世界各个国家千丝万缕的联系起来。在这种背景下,一个国家的安全已经超出了原来民族国家的范围,完全靠军事强权维持一个国家安全的观念已经不再适合。于是,综合安全观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接受。在国际关系中,国家间的利益博弈已经不再主要依靠军事手段,而是更多的通过软实力和巧实力来维护国家利益。

    所谓的安全并不是把武器装备发展起来,占据了军事优势就是安全,而是当他国对你不存敌意甚至对你有所求的时候才有了安全。

    对于中国的国家安全战略,要防止以能力作为威胁的安全战略。不能认为美国是唯一一个可以对中国造成重大战略伤害,阻断中国现代化进程的超级大国,因此就判定它是敌人。因为,不一定有威胁能力的就会成为威胁,这其中不排除进行战略合作的可能。实际上,作为全球最大的虚拟经济大国和实体经济大国,美中之间有战略性接近的基础。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就会心甘情愿的与中国进行合作,也不意味着中国必须被动等待美国的合作。实际上美国正在运用一战和二战的经验对付中国,即通过其他国家来削弱中国,并寻求美国最终的主导权。美国目前的对华战略,还是两面下注的对冲性战略。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当然希望继续跟美国合作,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但是决不能损害国家的根本利益去委曲求全。

    中国领导人最近提出,要建设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这是审时度势的战略判断,应该把“建设共同体”作为中国的大战略。既然判断美式全球化正在走向终结,世界未来可能走向区域化,形成若干个经济圈,那么顺理成章就应该推进共同体建设。因为只有在共同体的基础上,才能形成巩固的经济圈,实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所以,“共同体战略”应该成为中国的战略选择。

往期目录




[转发友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