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库成员
 您当前的位置:中宏网/中国战略思想库

2014年第7期 智能电网与新型城市化

    始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已经长期化,并且还在继续深化,新一轮的全球经济危机或正在酝酿之中,这意味着外需低迷甚至继续滑落将是大概率事件。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恐怕难以独善其身,以往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将不可持续。因此,中国经济应当转向内需为主的增长轨道,即通过内需扩张来对经济增长形成新的牵动力。未来,必须启动大规模的城市化,同时伴随以分配领域为重点的改革,来推动经济的发展。

    我们主张以城市化为核心的经济刺激政策,不同于过去粗放式的发展,不是在原有结构基础上继续增加投资和产能,而是要触动原有的不合理的经济结构,并在对城市化充分论证的前提下进行规划。我们要建设的是新型城市化,是以城乡统筹、城乡一体、产城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为基本特征的城市化,是大中小城市、小城镇、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互促共进的城市化。

    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特别是未来城市化的发展,将带动能源消费量的急剧上升,“中国战略思想库”在之前的报告中就已经明确提出,能源问题已经成为中国当前和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硬约束。在能源对环境和经济增长已经形成制约的情况下,如何解决资源不足是非常迫切和现实的问题。如同我们在上期报告中论述的:随着技术的进步,电力的优势正在逐步显现,发展电力对于一定程度上缓解我国当前能源短缺和环境污染问题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新型城市化的推进要求大力发展电力,电力的发展则离不开电网的支撑。

    大力发展电网,不仅仅是电力发展的需要,也是我国城市化发展的需要。特别是,中国新型城市化不同于以往旧的发展模式,它对各项基础设施的要求更高,这就对传统电网发展提出新的、更高的要求。

    中国国情同西方社会差异较大,城市化的发展将加剧能源区域分布不平衡问题,因为随着城市化的推进,人口和工业越来越集中于东部,西部地区将承担越来越大的能源供给任务,城市化的发展和推进将对能源大规模、远距离调度提出更高要求。如果我们确定了以电网为主来承担这个调度任务的话,也就意味着电网必须承担更大的负荷,拥有更高的效率,同时要更加安全和稳定。未来,清洁能源的快速发展将是必然趋势,这也给传统电网带来了巨大压力,而包括居民、新兴产业和智能产业在内的用户需求的多元化也对电网提出了新的挑战。

    随着国家新型城镇化战略的逐步实施,智慧城市建设得到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虽然关于智慧城市尚无一个统一的定义,但基本都囊括了以人为本、生态、低碳、循环、绿色和文明等发展理念,与我国的新型城市化发展理念高度契合,因此是新型城市化发展的必然选择,有望成为未来中型以及中型以上城市建设的方向。而智能电网则是构建整个智慧城市神经系统中的一部分,智能电网支持智慧城市发展,它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基础。未来智慧城市和智能电网需要更大程度上、更广范围内进行技术革新以及技术整合。

    

    目前,我国电力工业发展已进入大电网、高电压、长距离、大容量阶段,网架结构日益复杂,电网构成了我国目前最大的基础设施网络。发展智能电网的大方向已经明确,关键是如何在推进智能电网发展战略过程中明确它的战略目标,找准产业发展的关键点。对此,我们提出以下观点和建议:

    首先,在发展战略目标上要明确,以智能电网支撑未来城市化基础设施建设。未来,智能电网在作为城市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的作用将越来越重要,它作为中国最大基础设施网络,具有不可替代性。而且除了电力运输方面以外,电网还具有传输信息的功能。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各种智能基础设施的建设很多都是建立在智能电网的基础上。

    其次,用智能电网带动和引领智能产业的发展。智能电网作为主要基础设施,不仅为城市化提供支撑,也为其他智能基础设施的发展提供基础。没有智能电网的支撑,很多新兴产业和智能产业的发展将无从谈起。所以,我们应当从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中国新型现代化建设的角度来看待电网建设问题。

    第三,将中国智能电网打造成具有全球优势的产业。毋庸置疑,智能电网是当前世界上最具前景的行业之一。中国在发展智能电网方面具有很大优势,正站在全球的领跑线上,中国智能电网的发展类似于中国的高铁,有着别国和地区不具有的技术等方面的发展优势。智能电网有可能成为“高铁第二”,成为中国当前最具有全球优势的行业之一。既然智能电网方面中国已经走在了前列,我们就更应当花大力气切实把智能电网做大做强。一旦实现了重大飞跃,其他国家很难在这方面与我们形成均势的对抗。可以说,此事意义非凡,甚至把它提升为今后20-30年使中国占领产业制高点的一项重大国家战略也并不为过。

    第四,将智能电网作为我们整合周边的重要工具。中国在城市化的大背景下,特别是随着远程输电技术的发展,应当思考如何在中国这种地理条件下,在更宽广的领域内去规划电网的建设和改造。即不仅要在中国国土范围内做好规划,同时也应当考虑通过中国电力产业链把中国周边区域连接起来,比如东南亚、东南半岛等。所以,我们不是简单地把智能电网发展成为一种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而是同时要使之成为我国战略目标的重要抓手或工具。随着中国智能电网产业的发展,基于智能电网产生的应用产业都可以向海外输出。通过对周边援助、投资和承建工程等方式,来带动我国产业和资本输出。这样,这一方面可以输出国内过剩产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生产过剩矛盾,同时又有利于行业标准输出、提高国际市场份额,把它变成我国整合周边的抓手。另一方面,我国的智能电网和智慧城市是紧密相连配套发展的,日后随着智能电网的输出,基于此的很多产业的应用也会随之输出,这些产业也将成为未来更大范围区域整合的工具。特别是,对外整合的过程也是人民币输出的过程,对于扩大人民币影响力,促进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也意义重大,人民币有可能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机会恰恰是在中国周边地区。当年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将美元渗入到西欧各经济命脉,为美元建立全球货币的主导地位铺平了道路。这方面中国可以借鉴美国当年马歇尔计划的历史经验。事实上人民币已经在一些周边国家流通,并且已经成为该地区的民间储备货币。因此,人民币周边国际化是我们的现实选择。而且,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让周边国家分享中国经济发展成果也是我们稳定周边的重要战略选择。

    第五,以智能电网支撑城市化,解构“气候外交”。在看待智能电网发展这个问题上,我们应当把眼光放得更远些,智能电网的战略意义不仅仅局限在经济层面,还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国都意识到,想单靠武力来约束它国已经很难做到。奥巴马上台伊始先是提出绿色新政,接着提出了智能电网概念,之后又参与气候谈判,其实所有这一切无外乎是一种气候外交。是把气候、环境、能源、电力放在一体上去考虑,即建立一种美国主导的全球气候秩序,以此约束别国,维护其霸权地位。所以,智能电网战略已经成为他们抢占未来低碳经济制高点的重要战略措施。中国与其他国家在智能电网发展上的“角力”,不仅是一次综合实力和抢占未来低碳经济制高点的较量,也是一场关乎国际气候秩序的较量。中国大力发展智能电网,将有力于减少碳排放量,使得中国在气候外交谈判中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同时通过研究制定合理的能源结构,做好能源发展布局,以此减少发达国家利用气候问题(如PM2.5)对中国的制约,解构发达国家对我国的“气候外交”攻势。同时要在此基础上,谋划更大的战略意义。

    我们认为,在智能电网发展中应当重视以下的几个关键问题:第一,智能电网发展要做好规划提前布局。以往我国电网建设非常被动,始终尾随经济发展的脚步,缺少对未来发展的预测和判断,以及相应的战略规划。所以中国电网发展相对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比较滞后。未来智能电网发展应当具有先行观和前瞻性。另外,电网在发展过程中应当从国家整体战略利益出发,如果涉及到国家战略和市场发生冲突的情况,市场竞争应当服从国家统一安排。不管是拆分还是重组,应当从国家核心利益出发来评价这种行为是有所增益,还是会造成行业整体国际竞争力减弱等相关问题。

    第二,智能电网的建设要抓好体系建设。智能电网毕竟还是相对新兴的产业,短期内经济性较难体现。事实上,任何一个单一的技术或平台的开始阶段,都很难体现出其经济效益,因为新的技术要配合旧有的体系来加以实现。只有这个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比如形成了一个小体系的时候,其经济性才会体现出来。发展智能电网道理也一样。所以,智能电网要加大投入,进行创新,做大做强做丰富,并且做好体系建设。只有把智能电网及其相关产业做成一个体系,新型的智能电网作为我们能源供应体系,作为骨干基础设施,它的整体经济性才会有重大体现。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智能电网不仅仅是能源供应基础网络,而且还可以发展周边产业,如数据方面的服务等等。

    第三,智能电网发展要注意安全和做好危机管控。虽然智能电网对于物理打击具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但是抵抗程度都是有限的。未来在电网系统的构建和改造中,特别是在智能电网的建设过程中,一定要高度重视智能电网的安全问题。电网要发展,还要学会注意对危机的控制,当前的世界越来越“超限战”,很多时候,博弈不是直接面对竞争对手,而是通过不正当竞争的、非常规的手段。一旦被国外的行业竞争巨头抹黑或妖魔化,再去重新洗刷自己,成本太高,收效难定,特别是可能导致重大项目下马,而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以中国现在的地位,早已成为西方世界的攻击目标,他们会想方设法打击中国,阻止中国电网技术和设施走出去,缩小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因而,对此问题也应当具有前瞻性,很多事情上,中国应当像打太极拳一样,以四两拨千金,借力打力,做到事半功倍。

    第四,电网和电力发展不要被雾霾等问题绑架。雾霾,特别是PM2.5这个概念是由美国大使馆抛出来用以遏制中国的,中国接受了,实际上就等于被绑架了。美国是希望抛给中国这个概念,并按照这个概念形成规则,再依这一规则形成制度,最终制度本身形成的是一个权利,这就是结构性的权利,中国就将被框死在里面。所以,这些概念的抛出背后,涉及到的更多是大国之间的博弈,包含着别国的战略目的在内。所以中国无论是发展经济,还是发展电力以及智能电网,绝不能被那些别有用心的国家所抛出问题所绑架。中国电力和电网是注定要建设的,在建设中,把环境问题纳入到研究范围之内也是应该和必须的,要解决环保问题,但不要被污染等问题绑架。电力和电网系统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但要进行利害权衡,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改变整个战略,更不要把什么东西都裹挟进来。

往期目录




[转发友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