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库成员
 您当前的位置:中宏网/中国战略思想库

2014年第13期 全球大国军事干预力分析

    通常在进行各种战略分析和判断时,都将各国的军事实力作为重要因素之一。因此,需要我们深入探讨世界大国的当前军事干预能力、正在进行的军事变革以及未来的可能发展方向,以作为战略判断的依据。

    本次报告主要是侧重对美日军事实力的分析,并与我军军事实力进行对比。以此为分析重点,是基于美日是美国重返亚太和再平衡战略中与我国最相关的两个国家。后续讨论会陆续涉及到俄罗斯、欧洲各国家、以及印度等国的军事情况,从而对此形成更为立体的认识。

    2000年美国宣布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但由于“9?11”事件以及随后的伊拉克战争迟滞了这一战略部署。直到2009年,奥巴马政府高调提出了亚太新战略,拉开美国重返东亚的大幕,随后在亚太开始一系列动作。美国针对这一全球战略,在军事上做了重新部署,2010年2月推出新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提出了美重返亚太的四大防务目标,和落实这四点目标的六大核心任务。围绕这些目标和任务,美国制订了2011-2015财年部队规模与结构设计指标,并在2011年美国军事报告中提出了对未来联合部队的作战指标,范围涉及到陆地、海上、空中、空间、网络空间、联合特种部队,以及近期目标和远期目标等内容。

    经过了2010年和2011年在亚太的一些新的军事部署,2012年1月美国正式发表了“面向21世纪的国防白皮书”,其中最显著的特点是将反介入挑战纳入到美国的作战中心任务,并提出了新的作战理论——“空海一体战”,即希望将其空中和海上优势结合起来,通过反制作战来打掉中国反航母武器或者信息化系统,甚至通过天战,来夺取主动权,以保障美军能够继续深入亚太地区。同时,针对这一中心任务,美国在太平洋地区进行了力量安排。

    美军军事实力众所周知,总结其当前的军事技术和部署的主要特点有以下几点:第一,全球感知、全球到达、全球干预;第二,注重由海向陆干预;第三,大量进行小规模的非传统战争;第四、前沿部署、保持威慑、快速反应;第五、避免持久战、授权下放。同时,美军发展中也遇到了诸多困难,如:维持全球体系和军事力量不够的问题;国内财政赤字和军费超支;既面临全球多种安全挑战,还要做好大国对抗的准备;本想用军事压力压制中国,但事态的发展却与其战略目标严重背离等问题。另外,美国军事实力也有一些关键性的弱点,比如过分依赖电子技术,这可能导致其系统瞬间瘫痪。

    日本的军事情况,本文主要从三个领域进行了分析,即日本的陆上自卫队、海上自卫队和航空自卫队,并重点分析了日本在这三个领域中的强项和优势领域,以及美国与日本联合对中国可能造成的影响力。

    通过对美日军事情况的分析,特别是美军目前的发展情况和特点,总结并重点分析了未来军事发展的特征以及军事革命的主要趋势。首先,要把握未来军事发展的十大特征:体系性作战与对抗;多领域联合作战;远程精确快速打击;空中化战争;国家级特种作战;广域空间内以控制为目的的短打;继续保持核威慑、核打击能力;完备的研发和制造体系;不断创新作战方式与思想;通过实战化演习进行检验。而未来军事革命的主要发展趋势主要是:极力降低安全军事干预成本;对巨型昂贵武器系统的小型化、分布化更新;以超快打击、网络攻击为特征的战法创新;航母与第四代机在未来作战中作用将受限;战争由占领性向控制性战争过渡。

    通过对美国、日本分析,以及结合未来军事发展的特征与趋势。我们对当前中国应对外部军事威胁能力进行了具体分析,认为虽然与美国直接对抗中国尚处于弱势地位,但我们具备一定的反击作战能力,且能达到破坏其体系的目的。对日作战中国则具备一定主动性,但日本有美国的支援,另外在反潜扫雷方面与日本相比还有欠缺,需要加强。

    综合上述情况,中国在发展军事、制定军事战略或安排具体军事行动时,需要明确和注意以下要点:

    首先,中国有能力应对外部军事威胁,维护国家安全。通观全球军队,中美两军是最有战斗力的两支军队。虽然从军事实力上来看,中国较之美国还处于相对弱势,但是经过二十多年的快速发展,中国已具备同美国抗衡的实力。另外,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不容小觑,其武器装备非常强悍,但当年车臣战争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俄军军事指挥和战斗力存在的问题。欧洲也同样如此,德国虽然工业生产能力很强,但其目前军力与日本军力都无法相比。

    其次,在具体应对美国的问题上,需要注意当前美国在战略和国家行为上的一些变化。从乌克兰等事件上可以看出,美国的战略行为越来越短期化,这是虚拟资本主义时代金融资本为主体的利益短期化后的一个表现。美国战略短期化导致其国家行为也短期化,加之美国处于主导世界的地位,导致整个全球秩序开始向短期化发展。

    第三,在做战略安排上,要重新审视未来战争的方向,更新作战思想,不断创新。战争方向的缺失,会导致军事发展具体目标和范围的不清晰。所以,中国需要不断的审视未来战争方向,以及战争形态和组织模式的变化,甚至是对手的打击方式和目标的变化。同时要用新的军事思想来武装观念,并在此基础上,不断的对战争手段、武器装备、战争方法做出创新,以适应时代需要。

    第四,大国竞争需以更低成本维持生存和发展环境。大国竞争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都希望能以更低的安全成本来维持生存和发展需要的环境。真正的大国间较量,更多的时候不是军队间的对抗,关键在于国家整体战略的选择。

    第五,中国一味强调防御恐陷于战略被动。今天的战争,是控制性战争的时代,包括美国、俄罗斯在内的军事大国都在迅速进行调整,虽然中国一再强调不称霸,不搞军事武力威胁,但面对当前这种控制性战争的发展形态,不能一直处于防御状态。当强权国家都在向控制性作战的形式发展时,往往都会突破限制、越过国界,中国的武装力量应当有面对这种挑战的计划及能力,不能陷于被动挨打后再去主张。

往期目录




[转发友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