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库成员
 您当前的位置:中宏网/中国战略思想库

2014年第11期 难有宁日:大国博弈下的中东

    中东问题一直是全球关注的焦点,而巴勒斯坦与以色列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核心。1947年,在西方大国的共同作用下,联合国通过“巴勒斯坦自治协议”,自此,围绕巴以问题的博弈自二战后至今的67年从未停止过,可以说,巴以问题是西方国家种下的恶果。

    奥巴马成功连任后试图改变巴以局势,2013年7月开始和谈,但和谈最终失败,并在今年6月发生流血事件,到7月8日,巴以冲突再次爆发。但值得注意的是,过去的几次巴以冲突,巴勒斯坦均死伤惨重,阿拉伯世界很快就会做出反应,但此次在巴勒斯坦死伤过万的情况下,阿拉伯世界对以色列却少有抗议的声音。仅仅是美国和联合国象征性的提出要求停火。埃及虽然在其中也做了一些工作,比如提出和平倡议,但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可以说,当前的中东局势与过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阿拉伯国家已经无法统一了。

    在茉莉花革命之后,阿拉伯世界中各派别之间的力量被重新分割,同时,埃及逊尼派内部的穆兄会势力和反穆兄会势力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尖锐,美国的控制力被明显削弱。这也就使得巴勒斯坦的诉求与新崛起的阿拉伯势力之间发生了分化。近两年中东局势非常混乱、复杂,而祸首是美国。过去,萨达姆在伊拉克实行强人政治,做为精神领袖,他能够把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联系成一体,形成一个统一的国家。在美国的操纵下萨达姆被赶下台,这三股势力失去了领袖,彼此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并难以弥合。也就诞生了ISIS等极端组织,而利比亚在卡扎菲被清除后也发生了世俗派与伊斯兰派之间的内斗,叙利亚的情况就更为严重,完全由于美国的蓄谋而挑起了内战。目前来看,解决中东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重塑一个强人领袖,但这是美国所不能接受的,美国不能允许任何能够挑战其影响力的领袖存在,这就是美国的新干涉主义。

    但近期,在叙利亚发生的两件事也暴露出了美国的衰弱。一个是化武换和平,另一个就是叙利亚的大选。美国对巴萨尔当选叙利亚总统完全无可奈何,其背后有俄罗斯、伊朗、真主党和伊拉克什叶派的支持,美国已显示出无力与这几股庞大势力对抗的态势。

    不过,阿拉伯地区的混乱仅停留在北部地区,南部的沙特仍然保持稳定。因为南部是美国主要的石油进口地,美国必须保证沙特的稳定,而在北部不断挑起战火,使这一地区的机体形成溃疡面,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打压欧洲、打击欧元。也因此,美国对中东不会轻易放弃,美国会进一步利用这个地区的宗教、民族矛盾,制造出新的矛盾焦点,并始终掌控着拨动算盘的手指。下一步,如何使涌入亚洲的资本回流到美国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不过,既然美国追求的是金融利益,就要保证全球“可以乱,但不能战”,因为如果全球烽烟四起,资本将出于避险目的而流回美国,并且会滞于美国,不再流出。美元不能全球流动就无法获取虚拟经济利益,所以,美国必须保证全球“可以乱,但不能战”的局面。

    目前中国在中东的影响力仍然很小。但中东地区对中国来说至关重要,中东是中国的主要能源供给地之一,而且,中国如果对中东没有影响力,就很难称得上是一个世界大国。但中国增加话语权必须要注意时机,对中东事务的诉求必须是能力范围内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就需要一个中东的代理人。目前看来,伊朗是最合适的选择。伊朗在中东影响力的扩大就是中国的机会,只需要在背后支持伊朗的行动,帮助伊朗扩大其在中东的势力范围,中国就可以得到相当丰厚的地缘政治利益。

往期目录




[转发友人][打印本页][关闭窗口]